今天是:
l回到首頁|加入收藏|
綜合
“舞”出中華文化的時代精魂
日期:2017/11/29 0:00:00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未知 點擊:0 
 
 

“舞”出中華文化的時代精魂“舞”出中華文化的時代精魂

如何扎根中華傳統文化,創造出走向世界的藝術精品?都說要講中國故事。怎么個講法?只有活躍的具體的生命舞姿、音樂韻律、藝術形象,才能使靜觀中的“道”具象化、肉身化、大眾化。上海歌舞團近來排演的舞劇《朱鹮》做了極為有益的嘗試。這部舞劇從細節寫實、到意境傳神,再到生命領悟、大道探究,層層延展、步步深入,營造了一個多年鮮見、多重內涵的藝術空間。

落在實處的細節打磨,賦予藝術形象鮮活的生動性。怎樣設計朱鹮這種珍稀鳥類的標志性動作,使其既惟妙惟肖、又具有藝術美感,需要仔細觀察、思考,更需具備抽象提取的藝術加工能力。中外以禽類為主角的舞劇不少見,西方《天鵝湖》里的32圈揮鞭轉,東方《雀之靈》里楊麗萍纖細修長的手指演繹的孔雀頭冠,都是讓人印象極為深刻的典型性動作。《朱鹮》里舞者用手臂環繞頭部,手指輕觸額頭一側,形成一個專屬朱鹮的、既優美又典型的標志性動作;在長期觀察朱鹮的動作與品性之后,又設計了涉、棲、翔等多種舞蹈動作。鹮仙的多段獨舞輕若飛鴻,鹮仙與樵夫的雙人舞千回百轉、情誼繾綣,眾鹮群舞時而姿態各異、時而整齊劃一,將人類形體之美、舞蹈藝術的表情表意功能展示得淋漓盡致。

具有扎實的細節和功底,才有營造意境的可能性。舞劇尤需舞蹈動作、舞美、服裝、音樂等多種藝術的同步合力。什么是中國傳統審美意境?是“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結構簡單卻情緒飽滿的畫面感;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方寸之中有深遠禪意;是“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宇宙間渺小人類的愴然悲涼。一片淡然天地之中,微風吹皺一池春水,蒼穹浩渺,鳶飛魚躍,這是傳統的中國人心靈與宇宙相呼應的獨特境界,也是《朱鹮》致力于渲染的藝術氣場。舞美簡約到只有一棵遒勁的老樹,衣著素樸的群鹮頭上那一點朱紅,匠心獨運卻幾乎不留痕跡的燈光,都是典型的中國式表達:極簡、克制、留白、回味無窮。宗白華先生在《美學散步》里說,“中國意境的創成,既須得屈原的纏綿悱惻,又須得莊子的超曠空靈。纏綿悱惻,才能一往情深,深入萬物的核心,所謂‘得其環中’。超越空靈,才能如鏡中花,水中月,羚羊掛角,無跡可尋,所謂‘超以象外’……這不但是盛唐人的詩境,也是宋元人的畫境。”朱鹮與人類“纏綿悱惻”的曠世深情,舞臺效果的“超越空靈”,也是《朱鹮》主體意境相生相成的兩面。

一部優秀的藝術作品,不僅應引人入勝、動人心弦,還要發人深省。人類曾經在飛速發展中破壞了環境,如今,深深認識到惡果的人類終于醒悟,希冀用自身的力量再度善待自然,這是歷經千百年眾多物種滅絕的血淚換來的進步。從懵懂時代我們的祖先崇尚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到人類獨霸地球有意無意對自然造成傷害,再到現在人類幡然醒悟后努力以自身之力凈化環境、保護生態、愛惜地球,這是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任務和方向。習近平同志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類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作為崛起之中的大國,面對全球生態環境不容樂觀的現狀,定當鐵肩擔道義。深切打動人心的藝術作品,能引起觀眾最大限度的共鳴,發自肺腑地痛惜我們所失去的珍貴資源,從而將保護環境落實到日常生活的一舉一動之中。“藝術最臨近于哲學,它是達到真理表現真理的另一條道路,它使真理披了一件美麗的外衣。藝術家對于人生對于宇宙因有著最虔誠的‘愛’和‘敬’,從情感體驗發現真理與價值,如古代大宗教家、大哲學家一樣。”《朱鹮》經由鮮活扎實的藝術形象、意境橫生的藝術創造,得以超越國家界限、超越種族的迥異審美,站在了直面人類命運、進行人性拷問的高度,甚而達到某種道義象征及永恒真理:你看到的,是生態環境之虞,是人類命運之思,是對太陽底下一切存在都應該活潑潑、自然生長的生命大和諧的深情向往。

中國傳統藝術類型和舞蹈的關系極為密切。高高翹起的碧瓦雕檐,敦煌里的輕盈飛天,我們的行書、草書,都像是一個個曼舞飛揚的小人兒;而由舞蹈動作延伸所展示出來的虛靈的空間,也構成了中國繪畫、書法、戲劇、建筑里充滿韻味的空間表現。這是中國藝術的特殊風格,是藝術創造挖不盡的靈感源泉。然而,講好中國故事需要中國方式固然不錯,卻并不意味著要限定藝術表達的方式。打破古今阻隔,中外壁壘,汲取眾長、為我所用,才能形成既從深厚優秀中華傳統文明中生發而來、又能滿足全球化時代觀眾審美趣味的藝術作品。《朱鹮》下半場開場時,大幕灰暗,黑影重重,靈性消失,氣氛遲滯陰森,音樂陡然峻急,群舞舞姿從上半場的空靈活潑轉變為機械滯重,是工業文明造成生態環境惡化的現代性象征。誠然,從藝術氛圍來說,上下場略顯脫節,在藝術銜接點上還需打磨;但也正是在這個層面上,《朱鹮》的嘗試超越了藩籬,以當下現代舞蹈語言與中國式意境的相互滲透與參照,成為具有國際性審美維度的優異之作。

一部藝術作品好不好,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朱鹮》作為國家藝術基金的扶持項目、一出班底扎實制作精良的劇作,卻并沒有曲高和寡、陽春白雪,在國內外演出近200場,幾乎場場爆滿,培養了一批年輕的擁躉者。有觀眾坦言已成《朱鹮》迷,迷到會四處追隨其演出的蹤跡,觀看每一場的細微進步與不同。如今不少年輕人是浸泡在各個國家、各種門類最優秀的藝術產品中長大的,能得到他們的認可與追隨,委實不易。藝術永無完美止境,大道仍需上下求索,我們需要更多《朱鹮》,站在更大的國際舞臺,傳遞中國傳統之美、叩問人類永恒命運。
   (
來源:中國文化報


0
【延伸閱讀】
 
 
熱點排行
 
焦點圖文
 
忻州晉欣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C) www.396604.live 2014-2026 備案號:晉ICP備13002475號-8
公司地址:忻州市建設北路 聯系電話:13994138405 QQ咨詢:627297315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晉欣科技 在線QQ:851306016
借贷宝推广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