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l回到首頁|加入收藏|
曲藝
昆曲國際化探索:“移步”而不能“換形”
日期:2017/3/20 0:00:00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未知 點擊:0 
 
 

  去年是明代戲曲家湯顯祖和英國戲劇家莎士比亞逝世400周年,也給昆曲藝術走出國門,邁向世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機。為此,江蘇省昆曲界相繼推出一系列與之相關的舞臺力作。由于工作和交流的關系,筆者比較深入地接觸了江蘇省昆劇院的《邯鄲夢》《醉心花》,蘇州昆劇院的《當德彪西遇上杜麗娘》,均留下了較深的印象。上個世紀50年代,京劇表演大師梅蘭芳曾提出過一個今天看來仍不失參考價值的命題:“移步不換形”。借用他的話,筆者擬談談自己的體會。

昆曲國際化探索:“移步”而不能“換形”

《當德彪西遇上杜麗娘》劇照

昆曲國際化探索:“移步”而不能“換形”

   《醉心花》劇照

  國際化視野與強烈的創新意識

  應當肯定,上述三劇都將視野聚焦在國際化,在古老昆曲藝術邁向世界的過程中顯示出強烈的創新意識。三劇皆力圖在昆劇已有的領域和表現手段方面有所突破,同時展現了自身的獨有特色,彼此既不重疊而又配合默契。具體可分為兩大類型:

  第一種類型,以湯劇演出為中心,與世界級戲劇和音樂大師及其作品嵌入互動,同時呈現于舞臺,無論內容還是形式均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受。這方面主要體現在《邯鄲夢》,這部作品由昆曲表演藝術家柯軍和英國莎劇導演里昂·魯賓共同執導,以湯顯祖的名作《邯鄲夢》為主干,同時將莎士比亞的《麥克白》《李爾王》《皆大歡喜》等作品中有關生死的著名片段進行拼貼、融合,實現湯顯祖與莎士比亞的“跨時空交流”。其次是《當德彪西遇上杜麗娘》,該劇在中國昆劇和西方印象派音樂名作之間跨界,通過德彪西(鋼琴)與杜麗娘(昆曲)兩個劇中“人物”的“相遇”及“平行”關系,表達了東西方文化的相知、相通和相融,無論創作和演出皆展現出新穎的風貌。

  第二種類型,將莎士比亞名劇改為昆劇,使得昆劇這一古老的中國戲劇藝術被用來詮釋歐洲古典戲劇大師的作品,同樣給人以一種新鮮之感。《醉心花》將莎士比亞名劇《羅密歐和朱麗葉》改編成為中國故事,表現上古時期有世仇的姬、嬴兩大家族的一對年輕男女姬燦和嬴令的愛情故事。此劇由江蘇省昆劇院改編演出后立即受到關注,作為京昆藝術群英會的壓軸大戲,獲得了“京昆藝術紫金獎·優秀劇目獎”,主演施夏明和單雯還同時獲得了“京昆藝術紫金獎·表演獎”。還應指出的是,創新不僅是內容取材和導演觀念,也包括表演形式,尤其在主奏樂器方面,三劇或多或少引入了西洋樂器,這方面仍以《醉心花》為最。該劇的舞臺設計和燈光效果之美已成公論。有觀眾認為,該劇管弦搭配的中西樂器配著昆劇詞曲并未顯出多大沖突,聽起來竟然絲絲入耳,毫不違和。

  歸結起來,就創新程度而言,表面上看,三劇中《當德彪西遇上杜麗娘》一劇走得最遠,她在中國昆劇和西方印象派音樂名作之間跨界,難度自然最大。其次是《邯鄲夢》。作品將湯劇一種與莎劇多種錯開互嵌,闡釋中西兩大民族不同的生活和藝術觀念。最后才是《醉心花》,除了采用莎劇故事作題材外,整個編演都沒有脫離傳統昆劇的藩籬。但如從深層進行分析,創新難度最大的應該是《醉心花》,因為在前二劇中,中西藝術家各守藝術藩籬,基本上遵守自身藝術規律,移步而未換形。《醉心花》則以中國古典藝術去詮釋歐洲古典,雖然表演藝術不隔,但藝術所表現的中西生活觀、戲劇觀乃至世界觀皆有著根本的不同,因而難度最大,帶來的問題也比較多。

0
【延伸閱讀】
 
 
熱點排行
 
焦點圖文
 
忻州晉欣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C) www.396604.live 2014-2026 備案號:晉ICP備13002475號-8
公司地址:忻州市建設北路 聯系電話:13994138405 QQ咨詢:627297315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晉欣科技 在線QQ:851306016
借贷宝推广赚钱吗